Rebirth

致早起的鸟儿们

向前走
他早该向前走去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走向分崩离析
他现在最不在意的
就是再搞砸一些

                                 ——引子

窗边的风铃随着树影摇曳叮当作响
Louis坐直身子,用手环住两膝
曾经的他是否也在雨声中醒来
然后看着时光更迭翻入永夜
我在这里,在这里醒来
他无比清晰的想要哭泣
他曾如此渴望自由,渴望追逐每一缕逝去的阳光 在碧绿的树荫下朗读拜伦的诗,将音响开到最大彻夜不眠倾听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但我宁愿
我从未遇见你
欢笑与你
也从未分享你的悲哀
我知道那些支离破碎的语句在你心中留下深浅不一的伤痕,我知道你很疼 但对不起
对不起我必须这么做

最致命的痛苦,往往来自不经意的伤害
我站直了身体 绷紧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去抵抗流言蜚语和尖声的指责 却在拥有一片希冀躺在你怀里时,败给了你的离开

可是我们那稚嫩而不谙世事的感情不会有任何结果 有谁会相信我们呢
Harry 他想 我想在所有人面前牵住你的手 告诉他们我有多么爱你

终于,我们都走到这一步
 
他们上一次聚会是两年前,那时他们还没有被各自的未来和流逝的时光隔开,路易的眼睛里还没有这样神情淡然的孤独。每个人都有稚气的浪漫和斑斓的眼眸…

  Harry也没有甩开Louis的手
我曾经如此
如此固执的想要留住你啊
我一直在这等你回来
即使我已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我的未来
那里再也不会有你了

Louis经常在某一个碾转难眠的夜里注视着镜子,直到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他可以看见家具的隐隐轮廓和让人安心不已的黝黑棱线,绘成一组有暗示意义的构图,让他明白这不是一片死寂的虚空

然后黑夜又一次袭来 绵长的细微的恐惧相生相伴深入他的肌理,成为他的一部分,好几个夜晚他都这么孤身一人漫无目的游荡着
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英格兰唐卡斯特的鬼魂
 
他想起在圣路易斯的那个晚上,点点的荧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路灯下只有他一个人,和那高高在上的该死的不知人间疾苦的星星

是啊
你看
星星出来了

然后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我会知道我是谁
我们是谁
以及我们对于彼此是谁

然后对不起
我最终
还是总归要离开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