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irth

致早起的鸟儿们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事情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Harry和Louis与经济公司断绝了通讯和一切的定位信息
两个人突然消失了
除了他们不辞而别的事实 现在只有一件事是其他人能够确定的
他们两个一定他妈的又搞在一起了

Harry原定有一次跨州行程,但就在前往佛罗里达的飞机起飞前半个小时。经纪公司接到了经纪人Adelaide的来电
Adel是个年轻的德国姑娘,她操着一口地道的美因茨式英语泣不成声的哭诉着
"我找不到他 我找不到他"她声音哽咽的喊到
"他去哪了?"
Louis那边也是这个情况,连经纪人的神态和措辞都大同小异 不过不同的是
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五的英国青年
"我找不到他 我找不到他"小伙子也声音哽咽的喊到
"他去哪了?"
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两人也是了然于心
事情发生的如此巧合,难以置信和戏剧化
太幼稚了,但人们忽视了一件事
他们好像从没长大过

两人想说的太明显不过了
我们私奔了,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公司的高层就像乌云密布之时的云彩 轰然云集在一起 商讨着对外的措辞和之后的盘查
当然更多的还是对两人年少轻狂不负责任的指责
"太不成熟"
"没有人会承认这种无耻的行为 又有多少人会支持他们呢"
"但是他们能跑到哪 欧洲?俄罗斯?还是亚洲?"
"别他妈的是北非就行"
这次谈话注定会与中心脱离,因为所有人都无可奈何
"打扰一下"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的声音
女孩轻轻皱着眉 将栗色的头发从深色的瞳眸旁佛开
"他们为什么要在意咱们的看法?"

"我是说,他们已经忍耐的够辛苦了"


  他看着他
  他轻轻开口
  他说“Harry”

我已经记不清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Harry总是很忙

他总有赶不完的行程,排不完的发布会和访谈,跨越国界参加一次又一次的通告,大多要乘坐飞机飞过绵长的深不见底的海洋
他记得Louis很喜欢看海

他曾经也有过玩世不恭的疯狂
Harry记得他像个孩子一样笑着,勾着他的脖子,他们曾经拥有过什么样的明天?
他还记得楼下房间音乐跳动的节拍,如同心跳密集的鼓点
尼古丁 威士忌 酒精和混杂着marijuana的烟卷
“挫人才结婚”他记起路易斯把一杯酒举到嘴边说

然后我看着你眼中的天真支零破碎 掉在地上

今天之前的那些夜晚 我每晚都做梦
总是那一个
我们在哪里?
沉寂浓郁的夜让我眼前一片漆黑,我看不清远处的树影和你的眼睛
像那些平常的旷野啊,总能感受到边际和大地的归属,但不是这样。
环望四周
你什么都看不见
没有山,没有树影,没有一丝风吹草动,没有森林黝黑的棱线在夜空里起伏。
你仿佛站在一片无边的旷野,一个世界的边际,空洞的黑色让你下一秒就要坠落进无边的万丈深渊
Harry总是猛的惊醒,细碎的呼吸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我一直以为我失去了那个我所钟爱的你                       我一直,一直等着你来啊
直至此时,你在我身旁
Louis在副驾驶上静静的坐着,睁大蓝色的眼睛盯着他
Harry仿佛看见那些失落的天真和信仰重新拼凑成一幅完整的拼图

每一个风口浪尖的日子,每一瞬破损的希望,都透露出一望无际的荒芜的孤寂 他们就那么坐在凌乱的床单上, 面对着窗外不同的风景 语言 穿梭的人流,用手腕使劲环抱住双腿,试着仅仅去完成一个又一个连续的呼吸

我们都清楚彼此在苦苦等待着什么
"你确定吗,你确定要这样做吗"Louis还是认真的注视着他,他略带苍白的脸颊泛起久违的笑意
"是的"Harry温柔的抚摸他柔软的栗色头发

然后,他们都笑了
"你认为 我们应该去哪呢"

"哪里都好,只要是有你的地方"

Harry笑着并亲吻了他的爱人


“我不知道…只是猜测,这一大串代码…可能是暗语或某种有特殊意义的密码,但这两件事一定有点关联”
安伯没有回应,格里希的声音带着西伯利亚的寒冷,穿越茫茫的雪翻山越岭传入她的思绪,她仿佛看见了格里希灰色的双排扣风衣,挥手把烟雾从她轻挑的眉眼处挪开
“知道了,谢谢”
安伯又一次想起三年前俄罗斯的旅行,格里西牵着她被冻得冰凉的手在莫斯科散步。一个又一个颜色各异的小店带着斑斓的色彩和复古斑驳的图腾。路上的行人都裹紧大衣,系好或灰或蓝或黑的棉帽
俄国的冬天比英国“务实”的多,在伦敦或曼彻斯特,所有人都身着得体的硬质长风衣,带着优雅和一丝不苟的严谨,老头和头发洁白的老太太在公园里散步 英伦小帽 戴着银制的,跨越时光的婚戒。
然后就在今天,她接到格里西的来电,他们的距离瞬间又被拉至眼前
格里西显得有些迟疑,仿佛不敢相信会收到安伯的应答,她的声音和她一样,高而冷,带着细微的抵触的气息
“路易斯发了一串奇怪的代码,有数字也有大写的英文字母,他发上INS后很快就删除了,前后时间不到几秒,但俄罗斯的网速,你也是知道的,而且我的手机有恰好卡在了那一刻”格里西轻轻说
“我想你一定听到了那则新闻”
这一定有关他们的不辞而别
安伯有些茫然,心境在一刹那漂洋过海回到她们的曾经,她看见昔日的两人挥舞着双手,用尽全身的力气尖叫着,彼此的快乐溢于言表。
那是她们去看的第一场演唱会
演唱会的核心一曲
叫《what makes youbeautiful》
后来,我们一样的走向分离
她们早已过了boy band的年纪,她们都长大了
格里西也清楚这一点
但两人都放不下这份信念,那是她们的曾经
随着时光的增长,她们渐渐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将两人隔绝开了 而且这个“它”正在以不可估量的速度飞快长大。
  它一直在沉寂,像冬眠的噬血野兽,你认为你身处安逸,但事实上,它一发力就可以吞噬整片葱翠浩瀚一望无际的森林

  安伯又一次失眠了,格里西的电话在凌晨三点打来,间隔着巨大的时差,两人却都醒着。
“我大概明白了”,格里西说“这个代码的顺序代表他们之间发行的歌曲。将一些特定的歌词按照顺序排列,大概是一首…诗。”
安伯听见雪化的声音
格里西敲打键盘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安伯知道她是在编辑那首神秘的朝圣歌

不知过了多久,格里西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这次带着小小的欣喜和感动,她轻轻念起了用歌词拼凑的诗句
“上面说:
云开月明之时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
这一切都是我的肺腹之言
18岁那年
我就爱上了你
那条通往操场的遥长的路…”
安伯看见两个眼眸斑斓的少年笑着,如同繁花似锦的又一次轮回

“一样的碧蓝眼眸”
他妈的我就知道,安伯想,她一开始就知道这首歌写的是谁
“上帝都知道我们努力过…
但宝贝,我们只会随着时间成长
我们只是沉迷杯酒流连忘返
我们在桌上热舞
四周都是我的挚友
灌下一或五品托的酒
他们说'这感觉他妈的不能再好' ”

格里西顿了顿,她的脸上一定带着蓬勃的笑意
“你们不应该在一起 人们都那么说
年少轻狂的我们又怎会知道何谓永恒
但当那华灯闪烁.照亮斑斓的过往
没有人能像你-样照亮我的整个世界
我们从没学过如何苟且偷生”

“…枪林弹雨
只是停止哭泣吧,宝贝
这是时代的标志
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然后,寂静无声
“格里西”安伯握紧了话筒

“后面是什么?小西?”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叫了格里西的小名
一如那个繁花似锦的曾经
光阴总是带着似曾相识的笑意又一次翩然归来
格里西咯咯的笑起来,她轻轻念出诗的末尾两句
带着浅浅的绵延的爱意

“我会又一次回到你的身旁
  …我们一定要从这里逃离”

End

向前走
他早该向前走去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走向分崩离析
他现在最不在意的
就是再搞砸一些

                                 ——引子

窗边的风铃随着树影摇曳叮当作响
Louis坐直身子,用手环住两膝
曾经的他是否也在雨声中醒来
然后看着时光更迭翻入永夜
我在这里,在这里醒来
他无比清晰的想要哭泣
他曾如此渴望自由,渴望追逐每一缕逝去的阳光 在碧绿的树荫下朗读拜伦的诗,将音响开到最大彻夜不眠倾听皇后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但我宁愿
我从未遇见你
欢笑与你
也从未分享你的悲哀
我知道那些支离破碎的语句在你心中留下深浅不一的伤痕,我知道你很疼 但对不起
对不起我必须这么做

最致命的痛苦,往往来自不经意的伤害
我站直了身体 绷紧全身的每一根神经去抵抗流言蜚语和尖声的指责 却在拥有一片希冀躺在你怀里时,败给了你的离开

可是我们那稚嫩而不谙世事的感情不会有任何结果 有谁会相信我们呢
Harry 他想 我想在所有人面前牵住你的手 告诉他们我有多么爱你

终于,我们都走到这一步
 
他们上一次聚会是两年前,那时他们还没有被各自的未来和流逝的时光隔开,路易的眼睛里还没有这样神情淡然的孤独。每个人都有稚气的浪漫和斑斓的眼眸…

  Harry也没有甩开Louis的手
我曾经如此
如此固执的想要留住你啊
我一直在这等你回来
即使我已无比清晰的意识到我的未来
那里再也不会有你了

Louis经常在某一个碾转难眠的夜里注视着镜子,直到眼睛逐渐适应黑暗,他可以看见家具的隐隐轮廓和让人安心不已的黝黑棱线,绘成一组有暗示意义的构图,让他明白这不是一片死寂的虚空

然后黑夜又一次袭来 绵长的细微的恐惧相生相伴深入他的肌理,成为他的一部分,好几个夜晚他都这么孤身一人漫无目的游荡着
只把自己当成一个英格兰唐卡斯特的鬼魂
 
他想起在圣路易斯的那个晚上,点点的荧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路灯下只有他一个人,和那高高在上的该死的不知人间疾苦的星星

是啊
你看
星星出来了

然后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我会知道我是谁
我们是谁
以及我们对于彼此是谁

然后对不起
我最终
还是总归要离开

TAKE ME BACK


"Vous aimez quelécrivain? Hugo? Emerson? Ou Marcel Aymé? "*

Merci.*

Tommy时常在想Gibson的家乡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是法兰西南部的一个小小的村庄,有缤纷繁丽的花儿和红顶白墙的教堂,小孩子嬉笑着在树林里寻觅香菇和莓果,白发苍苍裹着碎花头巾的老婆婆在葡萄藤下谈笑
还有那个我最爱的你
你一定笑靥如花,像个天真的孩子,抱着一本书或一把吉他,静静享受这岁月静好,从未思索着离开这个天堂
像一场破碎的梦境,你的身影缥缈离去,我甚至看不清你卷曲柔软的黑发和你柔和似水的清亮的眼睛

apologize.

我一直,一直等着你来啊
但是我却丢失了这样的你,我把你弄丢了
所以 如果 你还愿意原谅我的话
对不起,小青蛙,
我真的很抱歉
但我从未知道你的的故事,你的过去,我也从未知道你为何离去
但如果这一切还有意义的话,相信我,亲爱的
如果是的,我会如此的期盼你回来,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将是一个阳光晴好的日子,我会再看见你的柔软的卷曲的黑发和小鹿一样的眼睛。 然后也许我们会一起读诗,雪莱.拜伦或济慈,巴尔扎克。看Gericault*的画
还有,记住


Ich liebe dich.*




*“你喜欢哪个作家?雨果?爱默生?还是马赛尔·埃梅?”
*谢谢  【法语】
*籍里柯,法国画家
*我爱你【德语】

她在细碎的阳光里醒来
海边的温床
站在风暴的旗帜里
有浪轻轻的翻涌
洗涤她心中的云彩

她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中醒来
斑斓的鹦鹉隐在油棕之中
深浅交杂的草色
沿着河流起伏滋长
那綴满浆果的叶子
随着温热的暖流唱起朝圣歌

她像一个英国的女孩
从唐卡斯特或圣路易斯来
她带着星星般雀斑的脸颊
裹着颜色琦丽的彩裙翩翩而来

她是虔诚的信徒
神父的祷告在她血液中镌刻
她赤足头戴花环
随众低声吟唱
"我走山路 你走平原
能否一起来到苏格兰
可我和我的爱人不能相见
在茫茫的罗蒙湖畔"

 

云王国

你在冬天的每一次带着体温的呼吸
都会变成一朵小小的云
那带着暖气的白雾啊
总让我想起和他一起的日子

我坐在伦敦的天空
望着大本钟依稀的尖顶
伦敦的云总是最多愁善感的
它们云集在广阔的天空
静静的落下泪来

我坐在层云之上
坐在夏日的夜风中
坐在他身旁
看那满天洁白的云彩连绵起落
偶尔有一辆空中巴士
冲破云层到达彼岸

当地上的街市华灯初上
我看到最璀璨的星星隐藏在云层之中
它们照亮夜间的云朵
恍若绵茫的斑斓的星云
嘶哑的喉咙偏爱喊叫
齿轮偏爱气球
就像我和这样的你
我将如何爱你
此时的我是如此害怕沉论

你看天上的云彩
我还在云上爱你
然后我又一次
带着疼痛呼吸


                                              Meryl